心电联盟

三党长弧注意。语c进行时,主全职,吃叶黄,喻黄,周黄。
刀乱,凹凸。腐乙通吃 。刀乱乙女,清安/安清可逆,马场林,雷安/凯柠/瑞嘉/all帕。
肉食系猫咪,但愿能正经写文...

    让他火x,你家亲友盗图还不承认,帮着这种aky说话,毫无礼貌emmmm.那你们真是kies.恶心呕呕呕。

青澜庭:

来来来,挂我,求你挂我,我好想火哦,求你挂我,不挂我就:嘤、嘤、嘤!

@。

  少天18岁生日快乐。之后有all黄的车。

想开新坑....19天的。/倒....

金粉世家(2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金粉世家(2)
     *该压周黄股了x我就是沙雕,脑回路emmm,自行斟酌。
     *喻黄取消订婚注意。
     *杰西卡登场。
      “我开的。”
      少年正在咀嚼,像个仓鼠,听言惊讶地停了下来。
      “?什么”
       男人眯着眼,落地窗外的万家灯火打在他脸上,浮影万千。“少天吃的开心就好。”      一阵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,叶修接了个电话,看样子是有事情要处理。他拍拍少天的肩膀,然后道别。
   路过喻的座位,那片 “那么喻总,您要保护好他。”
    招手再见,留下一个背影“再会。”
    少天满腹疑问,这两人的气氛,着实奇怪。想要开口,却无从开口。
   我和他也不是很熟吧?我该怎么问呢?
    黄少天第一次感觉自己和面前永远挂着笑的那个人的关系,也只是一纸婚约而已。
   他抬头看着将来可能要成为最亲近的那个人,却发现自己看不清,也悟不透。只知道那人的眼眸深邃地像要把人吸进去。
    黄少天只答复。两人沉默许久,喻揽过他,“送你回家。”
    少年摇摇头,轻轻地松开了手“文州,今天我玩的挺开心的。你回去忙。”
   喻也不好再说什么,把他送上车,才自己打了的回公司。
   少天叫司机停在半路,下了车。他撑伞在雨中,越发觉得那两人关系不止是初识那么简单。自己真是蠢啊。
   少年后知后觉,漫无目的地走,雨还在下,淅淅沥沥,还不小。
   他收起伞,走到屋檐底下。
   时间还太早,回去也没有事做。不如来猫咖坐坐。他打量着眼前熟悉的玻璃落地窗,室内的灯光暖黄,因为下雨的缘故,客人不是很多。装潢是简单的法式,从中透露出丝丝情调。
   黄少天自己都不知道,当他看见吧台的人专心致志,静静地磨着咖啡。嘴角竟然扬起了浅浅的笑。
   他也没做声,静静坐在远处等。
   那似乎是这家店的主人,黄少天的位置极佳,可以看见那人柔和的面孔,正专注地转着咖啡研磨器,室内暖黄的光线打在那面柔和的侧脸,他微微俯视,光线给浓密的睫毛镀上一层光影。
   黄少天目不转睛地欣赏着那人的茶艺,咖啡续了好几杯。
  主人结束了工作,从吧台走出,坐了许久的少年向他招招手,那人脸上有些惊讶,很快地变成一个腼腆的笑。
  主人到对面坐下。少天也朝他笑,露出那颗虎牙。“少天,怎么不说。”
  他挖了口蛋糕,“我看你那么认真,就没有告诉你。”又道“你认真工作的样子很好看啊 。要是多说些话就更好了。”
   那人把掉落的碎刘海缕到耳后,漏出微红的耳尖。“我尽量。”
   虽然周泽楷话不多,但是句句真诚。不像喻文州,他猜不透摸不着。也不像是叶修,处处狡黠,逢事圆滑。虽然两人都不是恶人,心中的感觉却在潜移默化里发生了改变。他捧杯咖啡,看着对面腼腆的人儿。
   周泽楷不会说漂亮话,甚至有点笨拙,他眼中的深情与热枕却真真切切,少年并非未察觉。只是......独占两份爱意,未免太自私罢,不管接受两者其一对另者都是欺骗,伤害。自己要做一个大骗子吗?
   不能这样,绝对不能。
    之后的一切寒暄,都被黄少天混了过去。他不敢抬眼看那炽热的目光。他的心早已不在这里。心如乱麻,混乱不堪。
   少年在重重爱意前,成了一个懦夫,踌躇不前。他在想,是否现在回头会晚呢?
  的士上,他犹豫了许久,才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,以为那人很忙,不料刚拨去就听到清冽的声音。他慌得心砰砰直跳,根本不知道如何提起这件极其荒唐的事。
  “少天?怎么了?”
  少年慌了阵脚  “我....那个....”
   “别急...慢慢说。”
     “我...”“对不起....”他沉默许久,电话那头静静地听着。
     “我觉得...我们不太合适....你太难猜了。”“我希望我的爱人能够坦诚相见。但是对于你....名义上的恋人。”“我却知之又少。我也猜不透你。”
    “所以少天?”
     “我想....取消婚约。”
      电话那头的喻文州看着窗外的霓虹,平静的给了答复。“这样吗....”
    看似云淡风轻,常年温和的脸上起了一丝波澜。话言平静,内心也平静吗?显然不是。
   “喻某不勉强。尊重你的意愿。”
     黄少天无法估计自己此时的心情。他先挂了电话。
    他又一次,灰溜溜地逃走。他把电话扔在一旁,把自己窝在被子里。
   很多年前,自己不也是这样?
   可笑至极,自己真是个自私的懦夫。
   喻文州叹气,拿起桌上那张有些旧了的合影。——画面上的两个小男孩笑的灿烂。
   少天,我确实瞒了你一些事情。可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   让我自私这一回,好不好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    
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
  
  
  

  
  
  
  

   
  
  
  

emmm先写到这。之后有更新。
    *all黄注意。

大概....更新明天会放上来。喻黄....

夹心糖(2)
   老年叮叮车x,sblof评比,试试图片。